神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西荣魔协提供:魔术商业演出,舞台特效设计,魔术培训,道具出售,魔术定制服务等。
查看: 818|回复: 0

故事:二婶去世,4岁女儿去墓地祭拜,回来却说“二奶奶对我笑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7 18: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二婶去世,4岁女儿去墓地祭拜,回来却说“二奶奶对我笑了”-1.jpg



本故事已由作者:叫我静静静静静,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奇谭”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黎黎,你有没有想过,你一直找不到你母亲,会不会是因为你母亲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江苏仪的话像一枚石子砸在黎黎的心墙上,还穿了个小孔,让黎黎的心猛然间抽得一阵生疼。

三日后,常修缘受叶玫之托,给黎黎带来了黎修德这一世的姻缘记录。没等常修缘开口,黎黎便从他脸上复杂的神情中看了出来,恐怕就连黎修德的姻缘也出现了异常。

她故作轻松地对常修缘说:“常叔,您直说吧,我有心理准备。”

常修缘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便也不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一脸凝重道:“你父亲确实有两段姻缘,一段是和钟书桐,另一段却显示是一片空白。”

“所以,我母亲的身份还是查不到?”黎黎顿了顿,抬起眼帘,看着常修缘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问,“常叔,您说......您说会不会我母亲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常修缘闻言眼底的诧异之色更甚,怔怔地看着她,竟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半晌,他避开黎黎那热切的目光,缓缓摇了摇头:“对不起黎黎,我也不知道。”

黎黎的目光黯了黯,随即又开了口:“常叔,您知道江子默吗?不是三年前就病死了的那个江子默,而是这三年来一直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江子默,他明明真真实实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可没有人再记得他。”

“常叔,”黎黎突然觉得鼻尖一酸,本能地垂下眼帘遮住已微微泛红的眼眶,声若蚊吟,“您说,会不会有一天我也会记不得我母亲了?”

窗户没有关严实,吹进来的风将窗帘卷起了个角,一抹晨曦从角落里直射进来,不偏不倚照在黎黎脸上,照得她眼底一片清亮。

常修缘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不会,你母亲和江子默不一样,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黎黎一下子站了起来,眼巴巴地追问:“那,那我母亲……是人吗?”

“是。”

说完,常修缘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客厅里,徒留黎黎木然地站在原地,看不出悲喜。

2

初一这天突然下了好大的雨,黎黎没有带伞,她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坠着厚厚的乌云。

看样子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

她将怀里的课本塞进双肩包里,然后把双肩包抱在怀里,便一头扎进了这密密的雨帘。

她不顾过往同学异样的目光,一鼓作气直往校门口跑,心里暗自打气,出了校门左拐,再跑两百米就到地铁口了。可她刚出校门,脚步便被定格住了。

一辆记忆中颇为熟悉的黑色悍马赫然停在校门口,还高调地打着双闪。雨越下越大,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直直打落下来,在地上跳起一个又一个白色气泡。

黎黎木然地站在大雨中,任狂风夹着雨水毫不客气地拍在她脸上,模糊了她的视线。

车门缓缓打开,一把黑色的雨伞率先在车门外撑开,周遭劈里啪啦的雨声自动消了音,黎黎只能听到自己胸腔里发出越来越激烈的“砰砰砰”声。

记忆中,那熟悉的一身西装革履一步一步向她走来,她紧了紧怀里的双肩包,连呼吸都乱了节奏。

突然,一道闪电从黎黎眼前划过,紧接着一串轰隆隆的闷雷响起,吓得黎黎一个激灵,她这才回过神来,面前的这身西装革履不是她记忆中的那身西装革履。

“同学,你没事吧?”一张陌生的脸面带担忧地看着黎黎,还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最终将伞递给她:“雨下得挺大的,伞你拿着吧!”

黎黎没有接过伞,也没有说话,她收回错愕的目光,垂下眼帘,几秒之后,又一头扎进这密密的雨帘。

他不是江子默,可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三年来,每一个这样的雨天,江子默都会雷打不动地出现在学校门口。

她的视线又是一阵模糊,不知是不是雨又下大了。

回到公寓后,黎黎迅速换下身上的湿衣服,连头发也来不及擦就反锁门窗,关机,然后心下默念:送我去阴间。

再睁开眼时,她照例第一眼就看到了身着一袭长袍,面戴半张面具的小明。

小明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眉头微蹙:“头发为什么不擦干,像什么样子?”

黎黎一反常态没有嬉皮笑脸地怼回去,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小明又瞥了她一眼,这才发现她眼角微微泛红。

他嘴角扯了扯,但到底还是抿成一条直线,什么也没有说。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小明转身离开,黎黎开口叫住了他。

“他是谁?这三年来陪在我身边的那个人是谁?”

小明默了默,反问道:“所以,你刚刚是为了他哭吗?”

“我不知道。”黎黎摇了摇头,只觉得心底越来越乱,“我只想知道,他到底是谁?”

“知道了,然后呢?”

“不知道,不知道。”黎黎莫名焦躁起来,音量一下子抬高了好个分贝,“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想知道他是谁!”

她越说越激动,迈开步伐,三两步走近小明,不耐烦道:“你直接告诉我他是谁不行吗?为什么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你明明都有答案,为什么非得让我自己去找?”

小明闻言转过身子面对着黎黎,脚步却自然地往后挪了两步,与她隔开一段距离。他没有被她的情绪感染,依然一副淡淡的样子。

“对不起黎黎,我真的没办法帮你。”

末了,他又加了一句:“但你记住了,不管他是谁,你都不可以对他动心。”

3

这时,常修缘和方雪带着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三人神色都很凝重,而那男人的脸色更是一片灰白,两道眉毛都快拧到了一起,见到小明,“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大人,我求您救救我妻子,不,帮我找找我妻子,也不对,帮我查一查我妻子,好像也不对......”

他语无伦次说了半天,硬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得向常修缘投去求助的目光:“常先生,您能帮我向大人解释一下吗?”

常修缘看了黎黎一眼,理了理思绪,从头解释道:“是这样的,前不久,小玫帮黎黎翻查黎修德这一世的姻缘时,无意之中发现这位万先生的姻缘和黎修德的姻缘有些相似,便找到他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万先生和黎修德一样,都有两段姻缘,可只有一位妻子的名字,另一位妻子的名字处都是空白。”

万先生接着说:“可是我上一世明明只有一段姻缘,也只有张婷一个妻子。”

方雪也接过了话茬:“我们查过生死簿,张婷早在十六年前就死了,可万先生却说他五年前去世的时候,张婷都还活着,而且是张婷送了他最后一程。”

黎黎在一旁越听越震惊,这不就是她们家发生的事的翻版吗?这也太巧了吧!她原以为世界上应该不会有人会像她们家一样发生这么多离奇古怪的事,没想到还真有,真是大开眼界。

黎黎眼珠子转了转,迫不及待地追问小明:“小明,你们阴间的这些记录有可能会出错吗?”

小明一脸的笃定:“没可能。”

“那只有这种可能了,现在的张婷并不是万先生原来的妻子张婷,真正的张婷十六年就已经死了。”黎黎想了想,扭头问道:“万先生,您还记得十六年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万先生闻言低头陷入了沉思,半晌缓缓摇了摇头,黎黎见状又提醒他:“或者,十六年前你们有没有分开过一段时间?”

万先生又想了一会儿,眉头还是没有舒展开来:“我们好像也没有分开过,不知道她那次出差算不算。她是一名记者,有一次去外地做采访,说好第二天回来的,可后来打电话说还要再去一个山里拍些照片。总之,那次拖了一个多星期才回来。”

说到这儿,万先生像想起什么似的,眼睛猛然一亮:“这么说来,她那次回来后好像是有些不对劲,经常无意间会说出一些我没有印象的事,一开始我以为是我忘了,怕她生气故意附和她。后来,有些事我确信没发生过,反问她时她又说是她记错了,我当时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往心里去,还调侃她写稿脑子都乱了。”

“她不是记错了,也不是写稿写得脑子都乱了。”

黎黎顿了顿,想起了当年的江苏仪和母亲,声音愈发低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回来的那个就已经不是您的妻子张婷了。”

4

听完黎黎的推断,万先生像被定格住一样,一动不动地跪坐在地上,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满脸都写着“不可思议”四个字。

半晌,他才木然地摇了摇头:“不,不可能,她们长得一模一样,连小拇指上的胎记都一样。”

说着,他又目光急切地看着小明:“大人,我求求您,帮帮我,我需要知道真相。“

黎黎似笑非笑地看着小明,她倒要看看这个忙小明是帮还是不帮?万先生是阴间的人,又出了这样的事,身为鬼差如果还能坐视不理,实在说不过去。

如果他能帮万先生,就没有道理不能帮她,如果他再推脱说什么没有办法帮她,岂不是打脸吗?

似是察觉到了黎黎的目光,小明不悦地瞪了她一眼,随即不耐烦地吩咐道:“你帮他。”

“我?我帮他?”黎黎一下子被他逗笑了,用手指指着自己,再三确认道:“你让我帮他?我是不是听岔了?小明,你再说一遍!”

小明当然没有再说一遍,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一副好话不说第二遍的样子。

“小明,你是故意埋汰我呢,还是早上多喝了两口忘川的水失忆了?”黎黎仍一副没笑够的模样:“我要能帮他,自己何苦天天到处奔波,四处求人?”

小明无视她的调侃,直接命令道:“锁灵珠拿出来。”

“干什么?”黎黎一把捂住手腕上的锁灵珠,一脸警惕道:“不是吧小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我不就跟你开两句玩笑话吗?你至于跟我要回锁灵珠吗?”

“这是你送我的,送出去的东西是不能要回的,再说了……”

小明冷冷地打断她:“拿出来!”

黎黎还想说什么,方雪上前一把拉住她的胳膊,附在她耳边小声地说:“你傻啊,黎黎,大人是想让万先生的灵体附在锁灵珠上,让你带他去阳间。万先生不是说张婷还活着吗?那就让万先生亲自去问她啊。”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黎黎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立马换了一副讨好的嘴脸,忙摘下锁灵珠,还往上哈了一口气,又用袖口擦了又擦,才恭恭敬敬地双手奉上,“明哥哥,您请。”

对啊,她怎么没想到呢?这个张婷和万先生的情况与母亲和黎修德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那么,弄清楚张婷的身份,可能母亲的身份也能水落石出。

母亲现在是下落不明,但如果她能和万先生找到张婷,那么,谜团也算是解开了,说不定还能从张婷口中得知母亲的下落。

5

黎黎按照万先生提供的地址,敲开万家的门时,开门的却不是张婷,而是一名年轻女子。

黎黎看了一眼一旁同样一脸困惑的万先生,于是扭头冲女子礼貌地笑了笑:“您好,我是来找张婷女士的,请问这是张婷女士的家吗?”

“没错,张婷是我二婶。”女子面露一丝疑色,但还是礼貌地问:“可是我二婶两年前就去世了,你是谁?”

黎黎闻言心一惊,她扭头和万先生相视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到满满的震惊和失望。张婷的真正身份还未查明,如果她还活在阳间,还可能通过张婷这个身份找到她。

可她如果死了,张婷这个身份在阴间是不作数的,那么再想要找到她无疑是大海捞针。

女子见黎黎神色古怪,便也心生警惕,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想关门,黎黎见状生怕这条线索彻底断了,立马伸手拉住了门把,随口扯道。

“不好意思,小姐,我是保险公司的,张婷女士在我们这边买了份保险,我今天来核实一下。”

女子一听顿时喜笑颜开,主动侧过身子,热情地请黎黎进屋,还特地去厨房给黎黎现榨了一杯橙汁。

客厅角落里搭了个小型游乐场,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正坐在小木马上摇头晃脑,十分可爱。黎黎冲她做了个鬼脸,小女孩像找到知音一样,从木马上爬了下来,蹒跚着走到黎黎身旁,闹着要黎黎陪她玩。

女子端了一杯橙汁从厨房出来,见状笑着阻止道:“甜甜乖,自己去骑大马,妈妈有事要和阿姨谈。”

将甜甜从黎黎身边又抱到木马上后,女子在黎黎身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脸上的喜色还未褪去,还没等黎黎开口,她便连连追问起来。

“你们是哪家保险公司啊?我二婶买了什么保险?保额多少啊?”

见黎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她自知有些失态,换了一副口吻:“是这样的,我二叔二婶没有子女,我老公是他们最亲的侄儿,我二叔死的早,二婶两年前也去世了,去世前把所有遗产都留给了我老公。”

“我老公是合法继承人吧,那这个保险是不是也该赔给我吗?”

黎黎点了点:“理论上是这样的,但流程我们还需要走一下,现在我们需要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您方便告知张婷女士是怎么去世的吗?”

女子一听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方便方便,乳腺癌,病死的,二婶可能太挂念二叔了,一心求死,死活不肯去医院。”

“二奶奶没有死。”坐在木马上的小女孩笑得一脸天真,突然插话:“二奶奶在二爷爷的小房子那呢!”

“甜甜不能撒谎骗人哦,鼻子会变长的。”女子拉下脸故意吓唬小女孩,随即转头冲黎黎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尽胡说八道。”

小女孩撇着嘴委屈地说:“甜甜没有骗人,上次爸爸带甜甜去看二爷爷,甜甜真的看到了,二奶奶还对甜甜笑呢!”

二婶去世,4岁女儿去墓地祭拜,回来却说“二奶奶对我笑了”。

小孩子是不懂事,但小孩子不会撒谎。

黎黎又和万先生相视了一眼,两人决定无论如何先去万先生的墓地看一看,碰碰运气。

亲人去世,4岁侄女随父亲去祭拜,回家说的话令众人变脸色。

于是,黎黎便找了个借口就要告辞,女子一听有些急,主动跟黎黎索要名片。

黎黎假装在包里翻了翻,随后故作尴尬地对女子说:“不好意思,我忘带名片了。没事,我还会再来的,您如果要找我也可以直接去我们安保保险公司,记住了,我叫方雪。”

说完,不等女子说什么,黎黎忍着一脸的坏笑急匆匆地离开了万家。

6

黎黎赶到万先生的墓园的时候,远远就瞧见万先生的墓碑旁坐着一中年女人,女人半靠着墓碑,时不时摩挲着墓碑上万先生的照片,一脸的满足。

黎黎走了两步发现万先生没有跟上来,她又退回去走到他身旁,发现万先生的脸色变得比之前在阴间的时候更难看,一会儿青一会儿白。

他目光灼灼地望着不远处的女人,双手紧紧捏着上衣的下摆,手背上都冒出了几根青筋。

黎黎关切地问:“您怎么了,不舒服吗?不想还是不敢面对她?”

万先生默了默,什么也没说,径直走了过去,大有一副只身赴死的气势。黎黎愣了愣,随即也小跑着跟了上去。

万先生一步步走到张婷面前,在她面前站定,半眯着眼的张婷直到看到面前多了一双脚,这才缓缓抬起眼帘。只一眼,她的眼眶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一分又一分。

她扬着头,就这样怔怔地望着他,又揉了揉眼睛,才缓缓站了起来,她慢慢伸出手,试图去摸他的脸。

“广为?真的是你吗?”

万先生也定定地看着她,他面上看似平静,可拽着衣摆的手又紧了几分。

“是我,我是万广为,可你又是谁呢?”

张婷闻言身形一顿,慢慢收回落在他脸上的手,垂下眼帘遮住已经黯淡的目光,声音也染上了一层苍凉。

“你是不是都知道了?我是谁,我真的是张婷啊,可我不是你娶的那个张婷。”

她顿了顿,叹了口气:“广为,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们曾一起看过流星雨,我不小心给你吃过发芽的土豆,你有一次骑自行车带我冲进了麦田里吗?”

“我没有记错,这些确实真真实实发生过,只是不在这个世界而已。”

“不在这个世界?”黎黎和万先生异口同声道,满脸的震惊。

“可能你不相信,在这个世界的外面,还存在着和这个世界类似的世界,用你们这个世界的话来说,就是平行世界。”

“在那个世界,我还是张婷,你也还是万广为,我们在那个世界曾是一对感情很好的情侣,后来因为我的任性分开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来到这个世界,但当我发现这个世界的万广为娶了张婷,而这个世界的张婷又意外掉下了山崖,我就知道,这是上天又给了我一次回到你身边的机会。”

“广为,我知道我不该骗你,我错了,可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我们这些年的快乐也是真的,不是吗?”

说着,她朝万先生走近了两步,慢慢靠向了他的胸膛。

过了半晌,他突然一把推开张婷,冷冷道:“但你终究不是她,我只爱她,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

说完,他面无表情地转过身,不顾黎黎的劝说,化成一团幽绿色的青烟钻进了黎黎手腕上的锁灵珠里。

张婷还以踉跄的姿势愣在原地,她木然地看着万先生消失在她面前,终于微微扬起头,闭上了双眼,泪流满面。

7

黎黎上前扶着张婷在石阶上坐了下来,等张婷平复了情绪,她才开口安慰她:“您别难过,万先生只是一时想不通,回头我帮您劝劝他。”

张婷嘴角划过一丝苦笑,她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用了,到底是我骗了他这么多年。其实多出来的这十多年的相处时光,我已经很满足了,该把他还给真正的张婷了。”

“不过,还是谢谢你呀,小姑娘。”她拉过黎黎的手,目光却落在远处的苍穹,连声音都变得有些飘渺:“我也该回去了,这里到底不是我的世界。”

“回去?”

张婷收回目光,冲黎黎温和地笑了笑:“是啊,你呢,你什么时候回去?”

“我?我回哪去?”黎黎莫名一阵心慌:“我,我一直在这个世界啊!”

张婷神色复杂地又打量了黎黎一番,随即释然一笑:“不知为什么,我感觉到你身上有我们那个世界的味道。所以,我以为你也来自我们那个世界,或者,去过我们那个世界。不过也可能我离开太久了,搞错了。”

黎黎沉默了半晌,随即开口道:“不,可能你没有搞错,我真的去过你们那个世界。”

黎黎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画面:飞机成功着陆了,飞机上的乘客都安然无恙,他们相拥而泣,用最狂热的欢喜庆祝劫后余生。

如果画面是真实的,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三年前的那架飞机和飞机上的乘客以及母亲都到了另一个世界,他们在平行世界里安然无恙。

“那你是怎么回来的呢?照现在的科技,人类还不能自由穿越平行空间,要么需要某种天时地利人和的契机,要么就是像我一样死后,灵魂才可以回去。”

黎黎摇摇头,只觉得脑袋突然又沉又胀,似乎一下子被灌进了很多东西。

张婷见状摸了摸她的头:“没关系,只要存在过的记忆,总有一天都会想起来的。小姑娘,我该走了,有缘再见。”

说完,张婷的身影变得越来越透明,最后化为一束白光直冲苍穹。就在这时,一团幽绿色的青烟从黎黎的锁灵珠里钻了出来,慢慢化为人形。

万先生直直地立在那儿,目光紧紧地追随着那束白光,直到那束白光已经完全消失在他眼前,他的目光都没有收回来。

他的眼眶里慢慢升腾出一团雾气,遮住了他的目光,他这才微微闭上双眼,任两行热泪爬上脸庞,手背和脖颈间,依然青筋一片。

黎黎叹了口气:“你明明就是爱她的,又是何苦呢?”

“你还没意识到吗?她都死了两年了,还能在阳间晃荡,说明她去不了阴间。她如果一直留在我们这个世界,只能做一世又一世的孤魂野鬼。”

8

黎黎将万先生送回阴间的时候,小明发现她整个人都不太对劲,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眉头深锁,嘴巴抿成一条直线,走路都有些打飘。

在黎黎脚底一软,差点摔倒在地的那一刹那,小明难得不嫌弃地伸手拉了她一把:“你怎么了?”

“我头疼。”

说着,黎黎软软地倒了下去。小明始料未及,来不及伸出另一只手臂扶住她的身子,只能任凭黎黎跌坐在地上。

“疼,小明,我觉得我的脑袋快要炸开来了。”

黎黎面露痛苦之色,她双手抱住头不停地挣扎,甚至用头去撞地板,企图靠这种外力自残的方式缓解痛苦,好在被小明给拦下了。

“啊!”

她突然扬起头,尖叫起来,又一幅新的画面慢慢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她泪眼盈盈地望着母亲,哭得泣不成声,母亲却笑得一脸温柔,她耐心地帮她擦干眼泪,将她的手递到江子默手中。

她挣脱江子默的手,一头扑进母亲的怀里:“不,我不走,妈妈,我不要和你分开。”

母亲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黎黎,听话,你必须走,你不属于这里。”

“那您跟我一起走!”

母亲摇了摇头:“对不起黎黎,妈妈本来就属于这里,妈妈回不去了。”

“我不管,要走一起走,你不走我也不走!”

“黎黎,你听着。”母亲突然将她从怀里推开,双手紧握着她的臂膀,脸上露出少有的严肃:“你身上还有未完成的使命,你必须回去!”

说完,她看了江子默一眼,又将黎黎推到江子默身边:“麻烦你了。”

“砰”的一声,黎黎脑海里的画面像被戳破的气球,一下子又消失得干干净净。随着画面消失的那一霎那,黎黎头上的疼痛感也瞬间消失了。

她略带机械地转过头,满脸都是泪痕,双眼红得吓人,声音里藏不住的惊惶:“使命……小明,我到底是什么人啊?”(作品名:《回归》,作者:叫我静静静静静。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后续。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深夜奇谭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m.toutiao.com/i683136669982077799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20-10-1 14:36 , Processed in 0.09887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4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