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西荣魔协提供:魔术商业演出,舞台特效设计,魔术培训,道具出售,魔术定制服务等。
查看: 487|回复: 0

小说:后妈省吃俭用将继女养大,成年后继女:你永远都不配当我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9 05:3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穆弘轩看着戚朵被扯破的衣领下一道道的红痕不由皱了皱眉头,她的手里还抓着那只被扯断了带子的书包,白嫩的手上被碎石擦破了许多道口子,星星点点的血迹混着尘土沾染在上面,心中仿佛被什么撞了一下似的隐隐作痛。

 宋泽已经翻出车上的小医药箱递过去,戚朵连连摆手:“不要紧,不要紧,等会儿就不流血了。”

 穆弘轩伸手接过医药箱,拉住她小巧的手,小心翼翼地用棉签沾着酒精帮她处理着伤口,这样的伤口最是疼人,豆大的汗珠沿着额头滑落下来,戚朵紧抿着嘴唇,生怕自己叫出声来。

 看着戚朵在眼眶里不住打转的泪水,穆弘轩莫名觉得有些心疼,柔和地道:“疼就哭出来,不会有人笑话你。”

 被他一说,戚朵的鼻子禁不住一酸,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虽然戚大勇疼爱自己,可惜家里终归有一个王美芬,被这样温柔地对待,已是许久不曾有过的事情了,更何况还是一个陌生人……

 “很疼吗?”穆弘轩看到一滴眼泪落在她掌心,鲜红的血珠被泪水浸染开来,像一朵妖艳的花朵瞬间绽放。

 “没事。”戚朵忙伸手把眼泪抹去,鼻音浓重地回道。

 许是因为太疼,许是因为昨夜睡得不好,戚朵觉得头有点晕晕沉沉,她勉力挤出一丝笑容,看着穆弘轩手上的动作,心头有些发酸:“就是突然想到了我妈妈,有点想她。”

 穆弘轩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把她的手用纱布轻轻裹了两圈,语气淡淡地问道:“那个女人真的是你妈?”

戚朵咬了咬唇,良久才道:“后妈,我妈妈已经去世了”

穆弘轩了然地点了点头:“你多大了她就逼你嫁人,不用去读书吗?”

眼圈再度红了起来,戚朵抬眸看着眼前的男人,俊朗的五官镶嵌在棱角分明的脸上,此时正眼神关切地看着自己,让人觉得很是信任。

“你爸爸呢?他也同意让你嫁人?”穆弘轩换了一支棉签,帮她把耳后的伤口清理干净。

  戚朵摇了摇头突然开口:“请你带我走吧。”

 泪水沿着脸颊滑落下来:“我不能嫁给那个人,他是个坏人,虽然我爸不赞成,可是他也没有办法,我如果回家,肯定就再也出不来了,请你带我走吧,走的远远的,去哪里都行。”

  穆弘轩的心中一动,看着泪水自她的脸上滑落,想起母亲墓碑前小小的黄色花朵上晶莹的露水,不由伸手抚上她的脸颊,那滴泪便落在了他的手指上。

“好,”穆弘轩有些诧异自己的举动,嘴角卷起一丝苦笑:“我带你走。”

“老板?”宋泽探寻地看了后面的穆弘轩一眼。

“直接回云城。”穆弘轩道。

“好的。”宋泽不再多言,接过他手里的小药箱收了起来。

戚朵蜷缩在车坐里,看着窗外不住倒退的街景,心里有些茫然,未来就像这辆车,不知道要载着她去到哪里。

看着已经昏昏然睡去的戚朵,穆弘轩的目光有些柔和,看着她有点像猫一样的蜷缩着身子,眼角浮现出淡淡的笑意,伸手帮她把身上的毯子往上拉了拉,抬手拧了拧自己的眉心,一丝倦意渐渐袭上心头。

  再次醒来时,窗外已是黄昏的景色,穆弘轩心头突的一跳,竟有一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错觉,看了看趴伏在自己腿上睡得依旧香甜的戚朵,心头顿时恍然。

 “老板,要不要喝点水?”宋泽从前面递了水给他。

 “我睡了多久?”穆弘轩小心翼翼地调整了一下坐姿,怕惊醒了戚朵。

 “您睡了两个多小时。”宋泽知道他平素里睡眠很差,今日原本还准备了一些资料准备让他在路上看,没想到他竟难得地在车上睡着了,看起来似乎睡得还不错。

 穆弘轩没有说话,想着许是因为回去祭扫过母亲的缘故,所以才能安心地睡着吧,便也没有太往心里去。

 车子停在树林茂密的那一处别墅门口时,戚朵终于醒了,她揉了揉有点痛的脖颈,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含混不清地问道:“这是哪里啊?”

 穆弘轩终于解放了被压得又麻又痛的腿,脸上的表情有点点狰狞。

 “对不起对不起。”戚朵看到他的表情,想起自己刚才一直枕在他的腿上睡觉,定然是压痛他了,忙伸手帮他揉了揉。

 宋泽搬了轮椅过来,伸手过来扶他,穆弘轩拨开戚朵的手,咬牙坐进了轮椅里。

 戚朵下了车,因为腿上有伤,所以走起路来有些坡脚,穆弘轩看着她,脸色已恢复平常:“这里是我家,你就暂时先住在这里把。”

 “哦。”戚朵一边打量着一边跟着进了别墅。

 “你家好大啊。”戚朵站在客厅里,看着头顶上璀璨的水晶灯不由赞叹道。

 “今晚你先睡在二楼的客房,改天让人把别墅打扫一下,到时候你看喜欢哪个房间自己再换。”穆弘轩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

 “宋泽,去找件衣服让她上楼换一下。”穆弘轩向宋泽道,自己则径自去了餐厅。

 因为平素里都是穆弘轩自己住,家里并没有女人的衣服,所以宋泽只能找了件穆弘轩的T恤给她,宽大的领口不时往下滑落,露出半边光滑的肩膀,整件衣服穿在她的身上仿佛一条小裙子,戚朵不住地提下领口,有些拘谨地坐到餐桌前。

 “你叫什么名字?”穆弘轩看着宋泽把饭菜从保温箱拿出来,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红酒漫不经心地向她问道。

 “我叫戚朵。”她看着桌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昨天晚上就没有吃饭,又坐了大半天的车,她早就已经饿得饥肠辘辘了。

 “明天帮她准备两身换洗的衣服,还有女生用的东西一起送过来。”穆弘轩的嘴角扯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好,那我先走了。”宋泽应了一声,把东西摆好,便拎着空了的保温箱出去了。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闲逸故事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79985476838778523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20-4-2 17:17 , Processed in 0.097979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4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