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西荣魔协提供:魔术商业演出,舞台特效设计,魔术培训,道具出售,魔术定制服务等。
查看: 737|回复: 0

长篇灵异探案力作《十三路末班车》- 第一百四十四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0 00:3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视频加载中...

长篇灵异探案力作《十三路末班车》- 第一百四十四集-1.jpg


老鬼如约来了,看来他身体没大碍了。

老鬼还是那副模样,略微有点驼背,大门口只有他一个人,我知道老吴不方便出现,一定是在哪里等着呢。

我仔细打量一番,问道:

“鬼大爷,你没事了嘛?”

老鬼点点头:“不碍事了,老吴在附近的小旅馆里,你要是不忙就跟我走一趟,咱们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计划。”

我本打算在公司等小六,见老鬼这么说,便先随他去了旅店。

现在知道了菜筐老太太来自虎腰山的古井,但这古井又已经上百年了,老鬼的意思是先搞清楚这老太太是不是跟当年跳井的事儿有关,老鬼说短时间内他没有办法封井,而且王得喜的死还不是终点,如果不摸透她到底要干嘛,悲剧势必还要继续下去。

还有,他怀疑老太太制造这三起车祸一定是有什么目的和规律的。

老鬼这次进城来背着一个灰色的布兜子,布兜里装着他早些年抓鬼的家把式,古井邪祟唤醒了老鬼年轻的斗志,他算是彻底出山了。

截至目前,我终于搞清楚了两方面的站队,刘云波和老太太是一伙的,唐尧和大患是一伙的!

显而易见的是,大患方面好像对我没有恶意,这让我松了一口气,我可以把全部精力放在要取我命的老太太身上。

老鬼是何先生十年前钦点的人,我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他,在商讨中,我给他看了我的这枚虎纹铜钱,讲了老太太之所以现在来杀我,是因为她得到了一枚铜钱的推测。

老鬼听完只是说了一句找原因,就没有更多内容了,但原因的追溯要从十年前的第一起车祸查起,难度很大,一时间根本没有头绪。

临近天黑的时候我回了宿舍小六也从市里开会回来了,我想起白天茜茜打来的电话,跟小六说闹鬼是一点用都没有的,我灵机一动,告诉他他被开除了。

小六正坐在桌子边喝水,闻言直接喷了出来。

“谁被开除了?”

我躺在床上把二郎腿一翘,一边按着手机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被开除了,茜茜怕你没面子,打电话给我说的,从今天起不用去了。”

小六把水杯放下,瞪起眼睛问道:

“你开玩笑的吧,说没说凭什么开除我?”

小六这个人做事勤勤恳恳,要说是因为工作不认真之类的原因有点说不过去,我想了想回道:

“那啥,据说导演知道你是开末班车的了,就不想用你了,拍鬼片嘛很讲究迷信,嫌弃你晦气。”

“晦气?”小六难以置信的重复一遍,想了想,拿起手机要给郭制片打电话,我赶紧下地一把抢过来他的手机。

“别打了,开除你是人家经过开会举手表决了的,你打电话有啥用,有点骨气!”

小六还是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挠了挠脑袋疑惑的说道:

“不应该啊,我去上班的第一天填过表格的,他们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开车的啊?”

我反映一下回道:

“当初没细看呗,反正你就别去了,我看也别在兼职了,白天下班多陪陪茜茜。”

小六闻言一愣。

“陪茜茜?兄弟你说什么呢,田螺还在大山沟沟里等我呢,我不干能行吗,再说了,就算他们把我开除,没开的工资也总得要回来吧。”

说罢,小六伸手过来抢手机,我赶紧一躲。

“开了开了,工资给你开了。”

我来到床头从我的小柜里拿出我的私房钱递给他道:

“工资让我交给你,三千块,你揣好了。”

小六疑惑的接过信封,掏出里面的钱数了数,惊讶的问:

“才欠我一千,怎么开了三千呢?”

“你就收着行了,人家郭制片说了,怕你回去,多给你开两千。”

虽然把我的工资给了小六但我一点都不心疼,只希望这三千块能换来小六的平安,让我欣慰的是,这个头脑简单的小六并没有追究到底,把三千块钱收起来后就没再问了。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我照常出车,第二天晚上下班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小六不见了。

小六没什么朋友,我感到不妙,无奈的给茜茜打了电话,茜茜闻言也吓了一跳,叫我等她马上接我去片场。

刚到片场那片废弃仓库,正巧见到郭制片精神不振的从里头走出来。

我赶紧跟了过去问道:

“郭大哥,小六来了吗?”

郭制片抬头一看是我,叹口气转头指着仓库里面道:

“里头呢,那大老粗正给他讲戏呢。”

果不其然,小六还是回来了。

“讲戏?小六不就扮演一具尸体嘛?”

郭制片无奈的苦笑道:

“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跟茜茜好奇的迈进了仓库,见的小六穿着一件浑身是血的衣服站在一边,而地上躺着的确是那个络腮胡导演。

导演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小六肩膀说道:

“怎么样,你get到了嘛?这样躺你才更像一具死尸嘛。”

小六连连点头,转眼间看到了我和茜茜,小六可能把我的谎话给导演说了,这络腮胡不耐烦的招呼身边的工作人员说道:

“不是让你们封闭片场嘛,这两个不相干的人都给我清出去。”

话音一落,不顾小六反对,来了三个年轻的小伙子连推带骂的把我俩推了出去。

坐在门外的草堆上,茜茜骂了几句,无奈的说道:

“前几天失踪了场务,懂行的人辞职了不少,我估计这导演就是看小六人实在,把他哄回去了。”

我掏出烟点燃吸了一口。

“也没办法,小六现在需要钱。”

“他需要钱,要钱干什么?”

“娶鬼。”

“娶鬼?”

我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听得茜茜一愣。

我瞬间反应过来,尴尬的笑笑说道:

“啊,我说取水,之前跟他在一个山沟沟里发现一村子人就吃一口井,小六想攒钱给村子打一口井,取水。”

我还指着茜茜带小六走出这段孽缘呢,万万不可能把真相告诉她,随口编了一句。

茜茜闻言将信将疑的盯着我看了半晌,随即满脸幸福的说道:

“小六这个人就是人好,现在这个社会,太少了。”说完又问道:

“怪不得他白天上班晚上还这么拼命,他要攒多少钱?”

我叹了口气。

“二十万呢。”

茜茜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像心里在琢磨些什么。

“哎,你在电话说的怪吓人的,什么剧本发生在片场了,不就失踪了一个场务嘛?”

茜茜闻言脑袋跟拨浪鼓一样摇头说道:

“不是的,这绝对是因为开机前没有敬鬼神捅出的篓子,我虽然是演鬼的没有台词,但是我看过剧本,这个电影的故事就是从第一个人失踪开始的。”

“然后呢,会发现尸体,然后出现鬼嘛?”

茜茜很认真的点点头:

“对啊,那场务很老实的,不可能无缘无故联系不上的。”

我还是觉得茜茜有点小题大做了,苦笑一声没再接茬,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说道:

“不行,反正今晚上必须带小六走,不能让他在这过夜。”

她对小六如此关心是好事儿,茜茜人不错,我越来越希望他们两个能在一起了,希望能帮小六讨个老婆。

我关心的问道:

“茜茜,看你条件不错,你是哪里人啊?”

茜茜闪着两个大眼睛笑着回道:

“看我挺有钱是吧,我家里是山西做五金生意的,虽然这次是随剧组来的东北,但我打小可是在这里出生的,所以郭制片一说来这拍戏,我乐颠颠就跟过来了?”

“在本市出生,哪里?”

“虎腰山,好像还离这不远,有时间我还要过去看看呢。”

虎腰山,再次听到这名字的时候,突然让我心头一紧,这个世界还真是巧。

说到这,自前边经过一个身材瘦弱的中年人,正是郭制片。

茜茜用手一指说道:

“郭制片也是虎腰山的,我们俩是老乡,他待的时间比较久,听他说十年前那里出了事儿才搬到山西去。”

我看了眼正在忙里忙外的郭制片,问茜茜:

“十年前,出了啥事儿搬走的?”

茜茜思索片刻回道:

“好像他家亲戚出了车祸,说是怕报复才跑的。”

车祸,报复,这两个关键词让我精神一震,潜意识告诉我,这个郭制片对我们了解车祸根源绝对有帮助。

我正在心里考虑着怎么去跟他谈一谈,忽然听的厂房方向传来一阵喊叫:

“着火啦,着火啦!”

扭头看去,厂房那边燃起熊熊大火,烧红了半边天。

厂房燃烧起熊熊大火,烧红了半边天。

那可是拍摄基地,所有的剧组成员全部在里边,包括小六。

见厂房起火,我跟茜茜慌张的赶了过去,由于地处偏僻附近附近又是杂草丛生,大火燃烧的很快,几分钟后,不单单是厂房整个废弃工厂全部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在厂房外边的人忙活成一片,漆黑的夜里哭声喊声四起,一时间狼狈之极,但这厂房外边没有取水措施,根本没办法灭火!!

厂房的大铁门周围一片火海,眼睁睁的看着大火越烧越烈,里面的人出来不,外边的人进不去,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这样下去,大家必死无疑。

郭制片站在厂房门口,眼瞳里映着火光一片绝望。

“完了!!”他喘着粗气盯着大火哀叹了一句。

小六还在里面,茜茜闻言惊慌的问:

“打火警电话啊,报警了吗?”

郭制片面如死灰,淡淡的回道:

“打了,这地方偏僻的很,打电话又有什么用呢。来不及的,厂房门口堆放着服装和特效炸药,等大火烧到了炸药,全没命了。”

茜茜听完立刻吓的嚎啕大哭,发了疯似的奔向厂房,郭制片一把抓住她,喊道:

“你过去干什么,你不想活啦,炸药随时爆炸!”

郭制片才说完,从厂房门口传来一声凄惨的嚎叫,转头看去,一个浑身是火的“火人”从里边滚了出来。

这人应该是不想困死在里边,冒险闯出来却没想到被烧着了衣服。他在地上痛苦的扑腾了几分钟后,最后被活活烧死了!

门口的火太大了!

我急出了一脑门汗,小六是我兄弟,我绝对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被烧死。

我焦急的问郭制片:

“这周围就一点水都没有嘛?”

郭制片眉头紧皱,思忖片刻回道:

“基本没有可能用来灭火的水。”说罢,转身指着身后的方向说:

“那边倒是有一条臭水沟!”

我回头看了一眼,在地上捡起一块帆布对茜茜说道:

“你别冲动,在这等我。”说罢,赶紧拿着帆布朝着臭水沟的方向狂奔而去。

这条臭水沟应该是工厂之前用来排污水的水渠,水沟不长,但是味道奇大!刚走到附近,就传来了一股浓烈的腥臭味!

工厂废弃许久,臭水沟也拥堵成了一潭死水,我一咬牙,抱着帆布直接跳了进去。

腥臭而粘稠的污水浸透了我的衣服,我擦了一把脸待全部滚湿之后,再艰难的从臭水里爬出来。

厂房大火比较刚才烧燃的更为剧烈了,附近荒草已被点燃,除了郭制片我们三个外,其他没再火场的工作人员早已经逃之夭夭。

见我一身恶臭回来,郭制片看了我一眼,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这是要干嘛?你要进去?”

我轻轻的点头道:

“我兄弟在里边,我一定得进去,你们两个就在这等着接应。”时间分秒必争,嘱咐完这句话后我做个深呼吸迈开脚步冲了进去。

离火焰越近越能感受到那种炙热的烧灼感,那种皮肤都要裂开的刺痛,那种面临死亡的恐惧!

我没有胆怯,心中就一个信念,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六死!!

跨过燃烧成火圈的大门,才发现厂房里面的情况更是不容乐观,二百五导演把整个服装组都搬到了这里,大量的易燃品使厂房内变成了一个大火炉!

借着火光我见到导演一些人紧挨着蜷缩在厂房内的角落里,惊慌的像是待宰羔羊般抱成一团!

小六这个好人自然不会躲在最里边,所有人退后抱团,只有小六一个张开双臂挡在所有人的最前边!!

我在心里暗骂他一句傻子,赶紧窜了过去。

一看是我,小六惊讶的目瞪口呆,大声骂道:

“我们逃还逃不出去呢,你进来干屁啊?”

“我管不了其他人,从身上扯下一块恶臭的湿布挑递给小六,又把湿帆布盖在他身上喊道:

“捂住口鼻,我在前边开路,你跟我跑!!”

小六还没做出反应,那络腮胡导演瞬间冲了过来,拉着我慌张的喊道:

“我给你钱,我给你钱,你带我出去!”

我用力一甩没搭理他,拉起小六刚要走,瞬间被十几双手死死的拽住!!回头看去,这些人盯着小六身上那块湿帆布已经红了眼!

“他这衣服也是湿的!”其中的一个拽我的人喊了出来。

第一个人喊罢,所有人就跟看待猎物一般的盯着我,我在他们恶狠狠的目光中看到了求生的欲望!那不是人应该有的眼神,那是毫无人性,野兽的般的凶光!

除了一些被浓烟呛的动弹不了的,几乎所有人都爬过来扒我的衣服。

导演声嘶力竭的命令不再奏效,他开出的几百几十万价码没人在听,我成了众矢之的,一时间被这群恶魔压在地上喘不过气来。

困火灾的人一般很少是烧死的,更多人其实是被浓烟呛死的!

我虽然紧紧抱着衣服,但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我的裤子已经被人撕的一干二净!由于腾不出手来捂住口鼻,浓烟呛的我阵阵咳嗽,头疼眩晕!!

我要死了吗?

就在我无助绝望的时候,忽听的“砰”的一声!

一个压在我身上的人飞了出去。

小六!!

小六脾气终于上来了,大骂一句后,三拳两脚就踢飞一个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一向敦厚老实的小六居然还有这般血性的一面。

我差点忘了,小六会功夫!!

这些慌不择路的人渣根本不够小六收拾,待全部人被推开后,小六一把拽起我,往身后一推!

“兄弟,走!!”

由于吸入了太多浓烟,我已经头晕眼花勉强站立了。

我甩甩脑袋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回道:

“我是来救你的,一起走。”

小六把手臂张开,大吼一声:

“你走,我看他们谁敢上来!”

厂房里的大火越烧越大,浓烟越来越强,裤子没有了,我在这大火之中窜行,感觉像是在烤羊腿!!

后面这些人发疯似的来抢小六的帆布和我的衣服,我的衣角已经被一只手死死拽住,情急之下,我扑到他们身上,瞄准小六屁股往后一蹬!小六猝不及防,裹着帆布直接让我蹬出了门外。

小六才刚出去“砰”的一声巨响,特效炸药被引爆了!

我们所有人被震退,厂房终于要坍塌了!!有人被房梁上掉下来的钢筋砸死,有的惹火上身被烧死,我捂着嘴蹲在墙角不停的咳嗽。

我死定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见的厂房的墙壁上被火光照应出来一个粗长蜿蜒的影子。

……………………

申明:本文来源于网络转载(本内容版权量归原发布机构和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喜欢请关注小编,谢谢。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小潮影樂會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72936013110601369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9-11-19 00:49 , Processed in 0.090594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4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