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西荣魔协提供:魔术商业演出,舞台特效设计,魔术培训,道具出售,魔术定制服务等。
查看: 1045|回复: 3

故事:发现老公频繁给陌生女孩转账,我立马截图,离婚也对自己有利(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7 05:3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发现老公频繁给陌生女孩转账,我立马截图,离婚也对自己有利(下)-1.jpg

发现老公频繁给陌生女孩转账,我立马截图,即使离婚也对自己有利(上)

在李清泽看来,高婕所谓的说清楚,就是翻旧账。

他原来接触的环境单纯,刚到她公司那会儿,难免不适应。有时候工人请假,影响了工期,高婕就会发脾气。

上个月,有工人说家里有人生病,要预支工资,李清泽同意了。可没想到那个工人拿了钱就回老家了,就连打电话也不肯接。因为这件事,高婕整整训了李清泽两天,说他傻正直,没脑子,不适应这个社会。

然后前两天,一个供应商找过来,说急用钱,能不能先给结一部分货款。高婕不同意,李清泽觉得账上也不是没钱,既然人家有困难,为什么非要到约定的付款时间才给呢?

为这事,高婕又和李清泽吵了起来。

“你开了这个口子,那所有供应商都可以要求提前付款了?你同意谁不同意谁?李清泽,这是做生意,我拜托你别那么天真好不好?”

总之,他在她的嘴里,成了一个傻、不辨是非、不分轻重的男人。

等高婕说完,李清泽站了起来,“高婕,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你当初喜欢的,和现在看不上的,都是同一个人。我从来没有变过,变了的是你的心境而已。”

“你自己做公司以后,越来越现实,所以再看我,就觉得我哪里都不让你满意了。”

“我不想和你吵架了,我们先分开几天,大家都好好想一下。”

然后他拿了几件衣服,径直出了门。

高婕气得一口气堵在胸口,“走就走,就你这样不改改,别人把你卖了你还得帮人家数钱呢!”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两个人只在公司见面,高婕安排什么事,李清泽就去做什么,多余的话不说,有什么没做好的,高婕说他,他也只是面无表情地听着。

高婕有几次都想要道个歉,让李清泽回家,可每次说完了事情,他转身就走,她找不到机会,就更生气。

其实中间李清泽也回过两次家,一次是两个人和客户吃饭,喝了酒,他送高婕回去。

高婕没喝多少,却一直喊着头痛,李清泽照顾到早上,才起身离开。另一次是夜里雷阵雨,他怕高婕一个人害怕,回去在客厅里睡了一晚上。

12

那次找到王雨欣之后,她每周都会准时转一点钱到高婕卡上,有时候是三百,有时候是五百,也有时候只有一百。

一个月以后,高婕的一个项目找完工保洁,没想到保洁公司派来的三女一男里面,竟然会有王雨欣。

高婕一看到她,心里就不痛快,毕竟李清泽到现在还在马跃家住着这件事,和王雨欣骗钱有直接关系。

王雨欣看见高婕,也略显尴尬,低着头,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样子。

等高婕去别的项目上转了一圈回来,一进门,就看见大厅里王雨欣正站在一个梯子上面,一边擦灯上的灰,一边说自己没吃早饭,软声求同来的那个男的替她把剩下的房间擦了。

高婕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怎么,还是老办法?王雨欣,除了卖惨,你能不能有点新鲜的?你以为所有男人都吃你这一套吗?”

王雨欣低头看见她,脸一下子就涨红了,咬着唇不再说话。

然后高婕就拖了一把椅子坐在下面,边玩手机边看王雨欣干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婕的出现让她分了心,擦完了这盏灯准备下来的时候,王雨欣脚下踩偏,从梯子上摔了下来。

铁架梯子倒下来,砸在了她的小腿上。她随即尖叫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腿。

高婕叫了人把梯子扶起来,再一看,这姑娘的小腿已经肿起了老高。

她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本能的,就打了电话给李清泽。

虽然在冷战,可那是她最信任的人。

李清泽只说了一句,“别怕,我马上来。就挂断了电话。”

十五分钟后,李清泽赶到,和高婕一起把人送到了医院。一拍片子,小腿骨折了,当即就住了院。

高婕给王雨欣她妈打了电话,那边一听摔伤了,立刻跳起来喊,“高老板,我家姑娘是给你干活摔的,那你得负责!”

“我说过不负责吗?”高婕看着躺在病床上小心翼翼瞄自己的女孩。“现在已经住院了,住院费我也交了,你们家来个人照顾一下。”

“凭啥让我们家来人照顾?我这少上一天工多少钱你知道不,再说我儿子还得有人做饭呢!在你们那摔的就归你们管,你们别想耍赖!”

高婕皱眉,直接挂断了电话,回头就去护士站,让人帮忙找了个护工,先给照看一晚上。

13

回家的路上,高婕一直沉默着。尽管李清泽安慰她说不是她的错,她也只是点了点头。

进了门,李清泽转进厨房。厨房里干干净净,很久没动的样子。他拿了一包面条,烧上水,正准备煮,腰上环上来一双手臂。

“清泽,对不起……”

李清泽好久没动,最后转过身,抱住了她。

第二天早上,两人吃了早饭,又帮王雨欣买了一份,提着去了医院。

他们前脚进屋,后脚就涌进来一群人,男男女女有七八个,带头的,是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

“高老板,”他开口,露出一口黄牙,“我是王雨欣她爸。我家姑娘给你干活把腿摔坏了,这以后万一落下点残疾,她还怎么嫁人?她这辈子怎么办?这你不能不管吧?”

“落不下残疾,我已经问过医生了,”高婕语气淡淡,“何况并不是我们现场有安全问题,是王雨欣自己工作时注意力不集中。我们已经买了保险,该怎么赔就怎么赔吧。”

“嗤,”男人似乎很不屑,“高老板,我们也打听过了,保险那东西,去了医药费就没多点钱了。你想这么就把我们打发了,想得也太好了吧?”

“那你还想怎么样?”

“怎么样?赔钱!”王雨欣她妈突然从旁边蹿了出来,一双散乱的眉毛倒竖,“我姑娘的腿不能白摔,想不赔钱,没门!”

她说着又长又黑的手指甲就往高婕脸上戳。

旁边两个男人也伸手过来想推搡高婕。

李清泽跨前一步,挡在高婕前面,“有事说事,今天我在这里,看谁敢动我老婆一下!不信就上来试试,打死打伤我们也是正当防卫!”

他体格高大,那两个原本跃跃欲试的男人互相看看,退后了一步。

14

“好啊,”女人扯开嗓子嚎,“你们害了我女儿还想打人啊?!我告诉你,今天少了五十万,这事儿就没完!”

“五十万,你们怎么不去抢啊?”李清泽一听火气也冲上来了,“我老婆已经说了,我们买了保险。而且王雨欣是自己摔下来的,我们也第一时间送了医院,医生都说只是骨折了,你们这是敲诈吗?”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姐是自己摔下来的?我还说是你老婆把我姐推下来的呢,大叔!”跟王雨欣她妈一起来的一个十七八岁的黄毛小子嚷嚷起来,“明明就是你老婆欺负我姐,逼着她还钱,把她推倒的。你们要是不赔钱就等着坐监狱吧,是不是啊,姐?”

所有人都看向王雨欣。

王雨欣咬着唇,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我问你话呢,是这个女人推的你,对不对?她就是故意的,咱们可以告她故意伤害,不对,是谋杀!”黄毛指着高婕。

李清泽伸手握住他的手腕,直接掰了回去,疼得他嗷嗷直叫。

“别用你的脏手指着我老婆,”男人轻轻一推,“再指一下,别怪我给你掰折了!”

高婕静静看着男人的背影,突然想起那一年初遇,他也是这么挺身而出,二话不说就收拾了欺负她的坏人。她低下头,笑了。

那群人还是不肯善罢甘休。

最后高婕摸出手机,“报警吧,爱告什么告什么,忘了告诉你们了,我现场有监控。”

王雨欣摇头,“不要,姐姐,不要报警。我弟弟不是故意的……”

“你闭嘴,死丫头!”她继父扯着嗓子喊了起来,“报警吧,我就不信一说是你推倒的,你那就有监控了!有监控我们也不怕!我们怀疑你故意害我女儿,今天不赔钱,咱们没完!”

15

“真有监控?”从派出所出来,李清泽问。

“没有,装好了都还没开。”高婕叹了一口气,“而且其他工人都没在旁边,真要是说没看见,也说得过去。”

李清泽急了,“那怎么办?王雨欣不会真的反咬你一口吧?”

“没事,”她目视前方,“你在,我谁也不怕了。”

男人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看她,“老婆……”

“在马跃家,睡得好吗?”高婕和他对视。

李清泽摇头,“睡不着,想你。”

高婕就笑了,“那怎么不回来?”

“怕被你嫌弃。”

“谁嫌弃你了?”高婕低下头。

男人轻轻摸了摸她头发,“小婕,这次她要真是反咬你一口,你就说是我推的,警察要抓抓我。我一个男人,进去关几天也没什么,你不行。”

“傻子,你当警察叔叔那么好糊弄,他们说是就是了?没事,走吃饭去。”

“对了,吃完给王雨欣打包一份,我觉得她那个父母,没人能想起来给她弄吃的。”李清泽说。

到了医院一看,果然如李清泽所料,那一家子不知道去了哪里,王雨欣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床上,因为晚班的看护还没有来,她的床头甚至连一杯水都没有。

李清泽把打包的饭菜递给她,“饿了吧?趁热吃吧。”

女孩子犹豫着“给我的?”

“是啊,”李清泽说到一半,想到什么,赶紧解释,“你别误会,不是我们吃剩的。特意新炒的菜,还有个大骨汤,不是都说吃啥补啥吗?”

王雨欣的眼圈立刻红了,她接过饭盒,迅速低下头,小声说,“谢谢!”

顿了顿又说,“对不起。”

“唉,”李清泽叹了一口气,“吃吧,别想太多了。”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只有王雨欣吃东西和偶尔抽一下鼻子的声音。

“有没有想过,脱离这样的家庭?”高婕突然问。

王雨欣一怔,抬起头看她,“什么?”

“小婕的意思是,你应该摆脱这种不为你着想,只顾着从你身上捞钱的家庭,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李清泽说完,笑了笑,“要不然,你真成了他们的取款机了。你要怎么办?继续骗人?”

王雨欣摇头,眼泪都要掉下来,“不会的,不会骗人了。你相信我,哥哥!”

晚上,高婕收到了一条微信:“姐姐,对不起,我又给你惹麻烦了。也许你认为我是个骗子,可我爷爷那件事,我真的没有骗人。是爷爷知道他的病治不了,不准我再给他花钱。他让我把钱都存起来,以后也好有个退路。可是除了买手机的钱,其他的都被我妈拿走了。”

“姐姐,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你和哥哥都是好人,我已经做错很多事了,我不能去害人,那样就没有回头路了啊。”

“我也想堂堂正正的做人。”

高婕沉默了一会儿,把手机拿给李清泽看。

两人都叹了一口气。

16

第二天,王雨欣就从医院里消失了。只留下一张字条:我是自己摔伤的,和别人没关系。

她继父和她妈暴跳如雷,却毫无办法。

高婕在寻找无果以后,给她转了三万块钱,又在微博给王雨欣发了一条私信,“好好治疗。你好了以后,如果愿意趁此机会和家里断绝关系,我或许可以提供一份工作给你。”

过了两天,王雨欣回复,“谢谢你,姐姐。”

四个月后,高婕公司扩大经营,搬到新的办公场所,新招聘了一名前台。

那是一个很清秀的姑娘。

她对公司里每个人都很友好,做事细心,大家相处得很好。

“说我心软,你还不是一样?”李清泽隔着办公室玻璃往外看,“让我不要随便相信人,回头你就给王雨欣安排了工作。”

“不是你说让我多看人性好的方面,别把人想得那么坏?”高婕笑了,“我就是变傻了,那都是被你拐带的,谁让我嫁了个傻子呢?”

“不过说起来,你也该改一下了。那些工人被你惯得连加班都不愿意了,咱这是做生意,可不是福利院。”

“那耽误干活了?没有吧?”李清泽反而得意起来,“你那套不行,工人也是人,得互相尊重,我这叫以德服人。”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哎,对了小婕,你抽空把我分享给你的那道题答了呗。”

“哪个?”

“就是,如果有下辈子,你还愿意嫁给现在的老公吗?”男人说着,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那我得想想了,毕竟他好像有点缺心眼呢。”

“你再说,想打屁股了是吧?”

“好吧好吧,迫于你的威压,那就凑合嫁吧……”高婕撇嘴。

然后被男人一口咬在了鼻子上,“没良心的小东西,那我也凑合娶了吧。”

办公室里一时弥漫了狗粮的味道。

有时候,我们以为经过了婚姻,两个人都变了。就连那个当初因为你是你而爱上的人,都想把你变成另一副样子。

可实际上,改变的只是表面,看起来现实而世俗的我们,心底藏着的,仍然彼此最初的美好。(作品名:《谁的婚姻没点病》,作者:琥珀指甲。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每天读点故事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71821924800030362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
发表于 2019-10-7 05:34:40 | 显示全部楼层
xx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7 05: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td. I'm Th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7 05:3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9-10-22 11:28 , Processed in 0.118576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4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