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西荣魔协提供:魔术商业演出,舞台特效设计,魔术培训,道具出售,魔术定制服务等。
查看: 837|回复: 5

故事:为伺候小姑我狂瘦8斤,找她借3万应急,她瞬间垮脸:没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 14: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为伺候小姑我狂瘦8斤,找她借3万应急,她瞬间垮脸:没钱-1.jpg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触茶

1

周六早上,杜鹃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

老公陈一也睡得正香,被她踹了一脚,迷迷糊糊起来接了电话。

“哥!”那头鬼吼了一嗓子,“快来接我,我在车站等你!”

“陈泽要来?”杜鹃被小姑超大分贝的声音震得一激灵,从床上翻起来,一脸哭相。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说起小姑陈泽,杜鹃只觉头大。两人的矛盾由来已久,那会杜鹃第一次到陈家拜访,陈母爱养生,她送了豆浆机;陈父爱品茶,她买了上好的普洱。

陈泽刚念大一,小姑娘爱美,杜鹃送了一支热门色号的唇釉。

未来公婆倒是对杜鹃表示了极大的欢迎,陈泽却变着法跟她作对。先说唇釉色号不好看,显黑;接着说这年头破壁机才是王道,豆浆机早就过时了。

最让杜鹃生气的,是陈泽的讽刺,“我哥都这把年纪了,还谈什么真爱,不过是凑合着过吧。”

出了陈家,杜鹃越想越气,甩开了陈一的手,“她什么意思,老是说得像我高攀你们家一样!”

陈一解释,陈泽是家里老幺,被父母宝贝得跟什么似的,性子确实骄纵,他补充道:“反正以后你又不跟她住一块,怕什么?”

婚后,杜鹃和陈一买了一套小居室单过,小姑在外地求学,她们见面的时候不多。两人素来不睦,也从没来串过门,只是陈泽突然造访,打的是什么主意?

2

陈一和杜鹃驱车到了车站。

陈泽正坐在椅子上玩手机,旁边放了一个超大号行李箱。见陈一来了,她立马奔过去,挽住他的右手,既像抱怨,更像撒娇,“哥,你怎么才来啊,可等死我了。”

杜鹃看了看表,从家到车站有四公里,他们只用了十七分钟,陈泽还好意思嫌慢,以后得包专机来接她了呗?

杜鹃没好气地怼了一句:“你要打车去的话,这会不就到家了,何必非要我们来接你?”

“嫂子,”陈泽难得的好态度,“咱家不是有车吗,何必花那个冤枉钱呢。”

杜鹃干笑了两声,明明是不舍得车费罢了,还装得挺会过日子似的。

不过杜鹃也纳闷,按照小姑凡事受不得委屈的尿性,被人这么一呛,不但没还嘴,还能好声好气地说话,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空气中有一丝危险气息。

果然,三人还没到家,杜鹃就接到了婆婆的电话,东拉西扯聊了一堆,才磨磨蹭蹭进入正题。

“杜鹃啊,陈泽报了一个公务员考试的培训班,在你们小区旁边,就先让她跟你们住啦。反正你们房子大,陈泽来了正好热闹点!”

“啊?”杜鹃一脸懵圈。

“以前都是我和你爸照顾她,这孩子,生活自理能力弱。你辛苦一下,平时多关心关心她。”

杜鹃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婆婆麻溜地挂了电话,再打过去,就已经关机了。

后座的陈泽知道老妈已经知会了杜鹃,阴阳怪气地接了一句,“嫂子,我来培训三个月,可就多麻烦你了。”

三个月?!杜鹃只想原地爆炸。

3

杜鹃为婆婆和小姑这波先斩后奏的操作气了好几天。

她和陈一发火,“你妈和你妹什么意思,说来就来,连个招呼也不打!”

陈一懒洋洋靠在沙发上,眼皮也没抬一下,“什么我们的他们的,都是一家人,你说这个,可就见外了。”

“可是,”杜鹃气结,“也总得知会一声嘛,再说了,陈泽又不是只来十天半个月,她要住三个月啊!”

“她是来培训的,成天到晚上课,你俩又不是随时在一起。最多见面时打个招呼不就行了,哪儿这么多事儿啊?”

陈泽正在客房收拾东西,瓶瓶罐罐撞得叮当响。杜鹃白了她一眼,恨恨道:“先说好了,她可以住咱家,但别指望像个姑奶奶似的要人伺候!”

“行啦!”

陈一答得倒是爽快,可陈泽到他家的第二个星期,他就到北京出差了。临走前也没跟杜鹃说几句贴心话,反倒是一再嘱咐她:“我妹年纪小,凡事你让着她点,我马上就回来了,别闹矛盾。”

轻轻松松就将陈泽这个大包袱丢给了媳妇儿,单是想想,杜鹃就觉得脑袋瓜子又涨又疼。

管吧,吃力不讨好,不管吧,她毕竟是自己的亲小姑。没辙,该管的还是要管,谁让她摊上了这么个主呢?

不过杜鹃也事先跟陈泽打了预防针,“我中午就不回家了,这附近有好多小餐馆,你就在那儿对付一下,我晚上再回来做饭。”

“知道了。”陈泽还是那个德行,什么都像人家欠着她似的。

“哎,陈泽,”杜鹃叫住正抱着零食回屋的小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少严肃点,“洗衣机放卫生间里,换下来的衣服直接往里扔就行。”

“唔。”陈泽往嘴里喂了薯片,含糊不清地答,顺便不情愿地将自己扔在沙发上的脏衣服收起来,“真麻烦。”

杜鹃听见她小声抱怨。

4

陈泽培训去了,杜鹃上班朝九晚五,两人碰面的时候不多,也倒是相安无事。

这天,部门同事聚餐,大家准备去唱K。但杜鹃怕陈泽没吃晚饭,先辞别同事回了家,还多坐了五六个站,特意给她带了最爱的灌汤包。

杜鹃回到家时,客厅没人,陈泽正猫在卧室打电话。

“对,她中午不做饭,天天让我吃外卖。现在都八点了,她还没回家,饿死我了。你快跟她说说吧,让她中午回来一趟呗,做个饭能有多累呀?我这不还天天学习呢嘛。”

得!杜鹃差点没气死。她成天在公司累死累活,晚上回家还要淘米做饭。已经够意思了吧,却还被告了黑状。

气了一通,杜鹃干脆把包子吃个干净。与其给陈泽那种吃不饱喂不熟的货,还不如进了自己的肚子实在。

饭饱神虚,杜鹃心情阳光不少,悠闲地躺在沙发上刷美剧。

没看一会,电话响了,是婆婆打的。

还是万年不变的套路,先东拉西扯,继而话锋一转,“杜鹃哪,陈泽这两天吃饭不方便。这孩子从小挑食,胃不好,你中午抽时间回家给她做一顿?”

杜鹃不高兴,“妈,我午休一个半小时,你让我转两趟车回来做饭,不太现实吧?”

“杜鹃,算妈拜托你了,你就再辛苦点儿。这不是才有两个月了么,你也再坚持坚持。”

“得,我知道了妈,我明天就回来给她做,行吧?”杜鹃知道再不打住,婆婆一准能跟她胡扯半小时,反正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还不如先缴械投降。

就这么的,那几个月,杜鹃每天五点起床,先到菜场买菜,再给陈泽做饭,好让她中午回家热一热就吃。

但即使是这样,陈泽也不忘抱怨:“怎么又是这个菜,都吃腻了。”

5

好不容易挨到陈泽考试结束,杜鹃足足瘦了八斤。

她跟陈一自嘲,“以后想减肥,完全不用管住嘴迈开腿,只要接你妹过来住上一个月,绝对瘦。”

陈一搂了搂她,道:“知道你辛苦啦,等陈泽上了岸,我们好好敲她一顿!”

不过现实很残酷。尽管上了三个月的培训班,陈泽的成绩才刚过及格线。

考公失利,陈泽在杜鹃家窝了三天。哪儿不去,啥也不做,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

杜鹃将陈一拉到客厅,悄声道:“陈泽成天在家也不是事儿啊,反正也不只考公一条路,让她边工作边考试,既能养活自己,也不至于闲得太无聊。”

陈一也是这么个意思,不过这个提议被陈泽直截了当拒绝了,说工作了经常加班,哪里还有时间看书考试?

陈母心疼闺女,说既然她想考,那就让她再复习一年,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

于是,陈泽开始了在家啃老的日子。

说是复习,但她显然没把心思放在做题上,不是跟朋友到乡下踏青,就是约着到外地旅游。

她没有收入,花钱还大手大脚。老人的退休工资一共六千多,光她一个人就要花去一半。

没钱的时候,她还总向陈一求助。今天买化妆品,明天买包的,又从陈一这儿要了好几千。

那次杜鹃又见到陈一偷偷给陈泽转钱,也怒了,“咱俩每个月收入就那么大点,日常要花销,还要还房贷,这下好了,还要养你妹妹!”

陈一被抓了个现行,只好劝慰妻子:“她年纪还小,没什么节俭意识,等以后工作了,知道赚钱不容易,就能省钱了。”

杜鹃恨不得血溅当场:二十四岁的姑娘,不找工作在家啃老不说,犯了错误还以“年纪小”来搪塞,也难怪陈泽这么嚣张,这明显是后头有亲友团撑腰呢。

杜鹃妈告诉她,别管陈泽做得对不对,你毕竟是外姓人,可别掺和他们的家务事,小心惹得一身骚!

杜鹃听劝,就没再提起这事。

可哪知没过一年,陈泽又大驾光临了,说是去年的班培训时间太短,效果不明显,今年得报个包过班,学费三万九,前前后后要培训五个月。

6

那五个月,杜鹃又要上班,又要当保姆,生活如堕深渊。

陈一以前一直维护妹妹,但现在他们长时间在一个屋檐下生活,陈泽又总爱压在他头上作威作福,他也有点吃不消。

培训结束,陈泽红光满面,倒把哥嫂折磨得瘦了一圈。然而结果还是不如人意,陈泽又没考上!

婆婆跟杜鹃联系,“妈知道你办法多,这么着,你给陈泽找个工作呗?”

对于给小姑找工作这事,杜鹃很上心。当天就打了十多个电话,给陈泽挑了三个备选工作。

她兴冲冲地给陈泽电话,那头一边嗑着瓜子,一边问她:“在哪儿上班啊,工资多少,有没有五险一金,双休日有吗?”

陈泽的意思是工作只能在城区,月工资不能低于四千,五险一金要有,还要有正常假期。另外,事情不能太多,最好有时间让她打打游戏追追剧。

杜鹃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哪儿有这么挑的?她告诉陈泽,现在工作不好找,要她先挑一个,以后有机会了再换。

陈泽伸了个懒腰,“嫂子,现在当个保安还月入两千哪,我一个正经大学本科毕业的,你总不能……”

杜鹃知道跟她说理根本没用,便甩下一句,“那你自己去人才市场看看吧,找到合适的别忘了告诉我一声。”

没出三月,婆婆亲自登了门,说陈泽找工作次次碰壁,让杜鹃再帮忙联系一下。

杜鹃忍着一肚子气,求爷爷告奶奶的,好歹把她安排到一家自来水公司当会计,试用期三个月,月薪三千。

陈泽还没过试用期,就又说公司让她坐窗口收水费,大材小用,让哥嫂再给她找一份工作。

陈一也发了火,“你有完没完啦,不是嫌累,就是嫌工资少。你嫂子给你找工作容易吗,你倒好,甩手就说不干了。有能耐自己找去!”

最后,杜鹃只得安排陈泽去保险公司干销售。但陈泽又说,卖保险多丢面子,她拉不下那个脸。杜鹃只得作罢。

后来,陈泽破天荒地主动跟杜鹃联系,说自己看准了一个项目,在微信上卖某品牌的面膜,她头头是道地分析了市场和利润,要拉杜鹃一起入股。

她洋洋得意道:“嫂子,这生意,稳赚不赔。早就有朋友要跟我一起做了,不过有好事我肯定先照顾自己人啊!”

杜鹃上网一查,那面膜是三无产品,不少帖子都说自己用了之后成了激素脸。

陈泽还在滔滔不绝,陈一倒是没含糊,说:“你嫂子我们每月还房贷就够呛,你有钱自己搞,这钱我们没本事赚。”

7

陈泽又换了好几个工作,但她一会说工作累,一会嫌弃工资低,没一个做长久的。

有时杜鹃回公婆家,婆婆还让杜鹃再给陈泽介绍工作。杜鹃嘴欠,说小姑也都二十好几了,得稳稳性子,别动不动就闹着要跳槽。

婆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压了好久的怒气,才不冷不热道:“陈泽好歹是个正经大学毕业的......”

口气与她女儿的如出一辙,杜鹃听得头大,赶紧寻个由头躲开。

后来,婆婆又让杜鹃给陈泽介绍男朋友,熟人朋友都知道陈泽的情况,不等杜鹃开口,人家就表示“hold不住”那尊菩萨。

不过没多久,婆婆告诉杜鹃,陈泽已经处了一个男友,计划着翻了年就能结婚。杜鹃自然高兴,陈泽有了婆家,以后也不至于来祸害她了。

但离婚礼还有两个多月,婆婆突然摔伤了腰,便将筹备婚礼的事都交给了杜鹃两口子。至于陈泽,说自己要享受一下最后的浪漫,约着未婚夫去马尔代夫度假了。

婆婆有伤在身,公公又拿不定主意。杜鹃只得趁周末一次次往公婆家跑,一次次修改客人名单,又敲定婚礼细节。

陈泽终于浪回了家。杜鹃正在跟公婆商量酒店订餐的事,就听见她蹬着小皮鞋开了门。

她翘着二郎腿,开始给家人讲述旅行见闻。从逛海滩到潜水,讲得津津有味,杜鹃忙了小半个月,她却连个谢谢也没有。

“妈,”陈泽将一块西瓜扔进嘴里,“跟你商量个事。我这次报了个三万的豪华团,顺便把婚纱照也拍了。我还了两万三,还有七千,你帮我还一下呗?”

“我和你妈给你买车、出首付,哪儿还有钱?知道自己没那个能耐,就别逞能!”公公毫不留情地数落了女儿一通。

陈泽撇着嘴,又向她妈求助。婆婆一向重女轻男,杜鹃知道她肯定得为陈泽“主持公道”。

果不其然,婆婆同样也先批评了女儿一顿,接着把脸转向儿子,问:“陈一,怎么办?”

杜鹃知道,从小到大,陈一不知给他妹填了多少坑。这次,婆婆还指望他给陈泽擦屁股。

想到这里,她便抢着道:“信用卡可以分期,一个月还不上那就分几个月还,交点手续费就行。陈泽要结婚了,以后要总要学着过日子,你们总帮她兜底也不是一回事。”

婆婆黑了脸,“她结婚还要花钱,每个月工资这么大点,哪来多余的钱?”

陈一见母亲动怒,也有点松动,“媳妇儿,要不..…”

杜鹃冷冷地瞪了他一眼,直接说:“别看我,没钱!”

8

离婚期还有一个月,事情基本安排妥当,杜鹃和陈一都松了口气。

这天,杜鹃正在办公室做报表,婆婆突然找上门。

“杜鹃啊,陈泽非要买套什么胡桃木的家具。”

杜鹃“哦”了一声,示意她继续讲下去。

婆婆搓了搓手,接着道:“我听陈一说,你俩准备给陈泽送这个数?”

婆婆伸手比了一个“一”,“我的意思是,要不你们先把钱拿给陈泽,让她凑数买了家具?”

杜鹃放下杯子,迅速整理思路,“妈,要是手头上没钱,不买就是了嘛!”

“这怎么行,这一辈子才结一次婚,什么不得顺着她的心意啊?反正她结婚你们也要给份子钱嘛,这钱就当先给了啊。”

“行吧,回头我先跟陈一商量一下。”

晚上回家,她跟陈一说了这事。陈一的表情很复杂,一方面他也觉得不应该再事事由着妹妹的性子来,另一方面,他长期以大哥自居,凡事都想护着妹妹。

考虑来考虑去,情感战胜了理智,他跟杜鹃提议,要不然,就像他妈说的,先把礼金给陈泽就是了。

“不行!”杜鹃斩钉截铁,“陈泽年纪不小了吧,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儿,别总想着别人给她擦屁股啊!”

“哎,你怎么这么说啊,”陈一脸色一沉,“妈都说了,那钱就算是礼金,我们先给和后给不都一样嘛!”

“不行,”杜鹃的态度很坚决,“陈泽这招我见多了,她考大学那会不就这样嘛,你已经给她两千块钱的红包,后来她还不是照样跟你要钱买电脑?”

“这次不会了,你放心,那会我是单身嘛,可现在我成了家,我们也有自己的日子要过。即使她再跟我要,我也不会给了,咱就先把钱给她吧,啊?”

可无论陈一怎么说,杜鹃就是不松口,她是家里的财政部长,她不给钱,陈一也无计可施。

9

没过两天,杜鹃倒是主动说下了班去找陈泽一趟。

陈一以为杜鹃同意了拨款的事,心情舒畅,做起事来也格外有劲头。

下了班后,三人约在一家餐厅见面。陈一赶到时,那两个已经在里面坐着了,但自顾自玩着手机,谁也不愿理谁。

见陈一来了,陈泽的表情多云转晴,脆生生叫了一声“哥哥”。

杜鹃不拖拉,直接问陈泽,是不是看上了一套家具,急等着用钱。

陈泽说是,那套家具四万五,父母已经给了她三万,自己还有五千,就差哥嫂赞助的那一万了。

杜鹃剥开一只大虾放进陈泽碗里,“我和你哥商量过了,兄妹嘛,就是应该互相帮忙的。”

“哎哟嫂子,你太好了,”陈泽笑眯眯地将虾喂进嘴里,“哥,你能找到这么好的媳妇儿,可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杜鹃礼貌性地笑了一下,也不接茬,只道:“哎,其实这次你哥和我还要麻烦你呢!你哥前两年跟朋友借了点钱,现在人家让还,我俩手头紧,既然你那儿有三万多,能不能先借给我们?”

陈一满腹狐疑地看了杜鹃一眼,正欲开口,就听陈泽急急道:“ 我下个月就结婚了,没法借啊!”

杜鹃问:“爸妈不是还给你买了套家具嘛,反正有得用了,等我们把钱还你了,再买新家具不行么?我和你哥真挺急的。”

陈泽脸垮了,“不行啊,爸妈买那套太丑了,我还等着借钱买新的呢。你们朋友多,跟别人借一下吧。”

杜鹃苦哈哈地道,“能借的都借了,你跟你哥关系这么好,以前他也没少帮你,你就暂时先借我们用用吧。”

陈泽还是不松口,“哥,我不也没钱嘛。”

陈一脸上挂不住,急切地想为自己扳回一局,便告诉陈泽,“就是暂时用用,我明年准还你。”

陈泽为难地看了看哥嫂,这才说回去跟未婚夫商量。

10

送走了陈泽,陈一抱怨杜鹃:“咱们哪里跟人借钱啦,你不想给就算了,找这么个理由,还让我跟着你撒谎?”

杜鹃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妹妹是个什么尿性。平时她有事儿啦,我们一准帮忙,可现在才只是跟她借点钱,她就推三阻四的。你把她当好妹妹,她呢,你有事儿的时候她会不会拉你一把?”

“她不是说跟男朋友商量一下吗,没准就答应借钱了呢?你也别太绝对。”

“家具是她自己要买,干男方家什么事?不过是找个由头,不想借钱罢了。”

陈一还想争辩,却觉得找出来的理由挺无力的,只是希望到时候妹妹能改口。

但是,过了两天,陈一夫妇回父母那儿吃饭,陈泽说那钱已经被她买家具了,“对不起啊哥,没法借你钱了。”

杜鹃瞟了陈一一眼,见他正面色铁青,一个劲地往嘴里扒饭。

回家的路上,杜鹃道:“你什么事都为你妹妹考虑,结果呢?”

陈一忿忿道:“从小我都护着她,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先让给她。我遇到麻烦了她却一点也不关心,真是白眼狼!”

“好了,别气了,”杜鹃轻轻推了他一下,“我也不是要挑拨你们的关系。但是你想,她仗着有爸妈和你作靠山,觉得一惹了麻烦总能找到人善后。”

“那么她结婚了呢,遇到困难了还总来找你?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谁有多余的精力和财力帮她?”

陈一还在作最后一搏,“可是我是她哥,我不帮她,谁来帮她?”

其实陈一原本也以为,陈泽保准会借钱。可谁知道,她的一再拒绝,真让他心都凉了半截,便又赌气道,“以后再也不帮她了!”

“以后?”

杜鹃笑笑。虽然这次闹了不愉快,可毕竟两人是兄妹,谁撇开谁也不太现实。

不过嘛,朋友也好,亲人也好,都需要我帮你一次,你拉我一把,而不是一方无条件付出,另一方却视之为理所当然。只希望经过这一次,陈一和陈泽都能明白这个道理吧。(作品名:《小姑驾到》,作者:触茶。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每天读点故事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71822378599815630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
发表于 2019-10-2 14:3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惯的,从头就没必要跟小姑走太近。我也是做人家小姑的,不好意思,从头我也没打算跟嫂子走太近[捂脸],两个女人,哪有天天和睦的,早晚打架掰了,不如从头保持距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 14: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人这样对你就没有必要理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 14: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 14:42:11 | 显示全部楼层
胡编乱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 14: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9-10-22 11:27 , Processed in 0.123124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4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